微博二季度财报净收入下滑,视频战略方兴未艾,前路在何方?

9月28日微博发布2020年第二季度财报,财报显示,微博第二季度净营收为3. 874 亿美元,同比下滑10%,归属微博净利润为1.984 亿美元,较去年同期的1.030亿美元增长92.6%(www.tzep.cn)。

总体来看,微博营收已经连续三个季度下滑,这其中固然有疫情影响的原因,但从整体业务表现来看,微博似乎缺乏亮点支撑,尽管利润有了大幅增长,但更多也是从成本控制方面下了功夫,微博未来路在何方,倒是让人感觉有些迷雾重重。

视频时代压力重重

2020年Q1季度,微博净收入3.234亿美元,同比下降19%。Q2季度净营收为3. 874亿美元,同比下滑10%,在2019年的Q3和Q4,收入在4.68亿美元,整个营收下降幅度还是相当明显,但2020年Q2季度微博的利润高达1.984亿美元,冠绝最近两年的财报,算是一个比较积极的指标变化。

其指标背后意味着,微博在费用方面大幅减少,根据常理推断,大概是减少了对外投资或者是新业务的推广力度,从而带来了利润的大幅增长。这说明两个问题,一方面是微博业务依旧是非常赚钱的业务,另一方面则是,微博在新业务拓展方面可能不够巨大,也许会影响未来的增长空间。

但业内比较担忧的则是,微博已面临连续三个季度净收入下滑,这在微博11年发展历程中从未见过,微博是不是要开始由盛变衰了?尤其是在视频化的大浪潮之下,微博面临着前有抖音、快手,后有B站新秀这样的激烈竞争,还有机会吗?

事实上,微博并不是没有看到视频的大势所趋,甚至微博下手更早一步,微博在短视频领域,很早就有秒拍、小咖秀爆款产品,直播领域有一直播,可以三分天下的产品。不过这些产品走得早但并没有走得好,最终并没有踏上行业发展的快车道,反而被抖音、快手等崛起的全新视频平台所逆袭,不得不说是一个遗憾。

现在微博全面转型视频号,能否登上视频行业的末班车,重回过去的巅峰?这个问题大概也关系到了微博未来发展的真正前途,确实是值得投资者去关注的一个问题。

当然,如果细细分析一下秒拍和小咖秀未能成功的原因,我想大概无外乎两点,第一点是没有专门的视频运营体系建设,这恰巧是抖音成功的最大秘诀。另一点则是方向选择的错误,微博在短视频方面一开始还是选择了微博当年崛起时的打法,用明星和大V来带动视频内容的制作。

而抖音和快手则从下沉角度出发,让每个人都来参与短视频,后续又引来了明星参与,这个从上到下还是从下到上的区别,也就带来了二者最终结局的不同。B站则是捧出了大量的UP主来完成视频内容的制作,本质上推动了草根的参与和成长。

平台的平台,微博能否笑到最后?

那么微博真的没有机会了么?我认为这个问题可以让子弹再飞一会儿。我们可以回到微博精英化这个话题,当年微博是怎么凭借各种行业精英达人崛起的呢?从本质上来看,微博是一个意见领袖平台,再之后的垂直领域发展则是把扶持的目光聚焦在了各行各业的精英达人身上,最终取得了非常良好的效果。

微博的整体流量架构是一个螺旋形的架构,就好像宇宙中的星系,月亮围着地球转,地球围着太阳转,大V、中V、小V形成了不同中心而又相互缠绕的星系,这是微博能够快速形成热点传播的关键。

而其他短视频平台大概都是流量池模式,流量的分发是去中心化的,满足一个指标条件的作品会进入到下一个更大的流量池里被更多人看到,从客观上来看对普通人更友好,很多人都会爆红十分钟,一下子获得巨大的流量。

但这种情况的赌性太强,弊端也很大,一方面很多人爆红一次之后就没法持续,另一方面则是才华不够支撑层次之后,很多人会迅速褪色,成为昙花一现的流星。

当然,这对于平台来说是无所谓的,因为随时可以推出全新的明星,因为这就是一个简单的流量分配机制问题,在社交以及粉丝圈层的形成方面,还是有很大的缺点。

于是我们就会发现一个现象,其他平台的网红还是要在微博实现出圈和粉丝养成,从而才能获得更大的商业价值和更持久的艺术生命,如果单纯地在一个平台发展,最终的结果往往是走向销声匿迹。

我们可以看到斗鱼的冯提莫、抖音封杀的温婉、快手的手工耿,以及B站的一大批UP主,都在微博上做的风生水起,商业化进度进展也非常不错,实现了个人IP的再次飞跃。

从这个角度来说,微博更像是一个平台的平台,最终会成为各个平台网红大咖的承接者,虽然大家不一定在微博首发内容,但是如果想要形成出圈的影响力,那么还是要在微博上火爆了才可以。

而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微博平台的公共属性使其并不把大V视作平台资产,而更多时候是相互成就的合作伙伴。而其他平台大部分都把大V牢牢控制在手里,动辄限流封杀也然很多大号对平台噤若寒蝉。如果他把自己的影响力转移到微博上,就不仅开辟了自己的第二阵地,还让自己有了出圈的可能,甚至还可以有更强的和平台议价的能力。

在这一点上,前面提到的几个人都可以说是成功的案例,甚至被原有平台封杀雪藏一样可以在微博平台上重新崛起。从这个角度来看,微博的粉丝资产属性更强一些,微博的理念也更开放一些,这也使得微博恐怕能够成为笑到最后的平台。

所以用抖音和快手的标准来要求微博也并不合适,因为完全是不同的机制,也有完全不同的商业化价值,微博赚的钱不一定是最多的,但是却是更高一级的社交存在,比起精研各个平台的算法,在微博上成名似乎是更有路径可循以及更有持续性的一件事情。

不可忽视微博的社会意义

从某种意义上说,在2020年,我们看互联网公司的眼光应该变得更丰富一些,比如外卖公司、物流公司、电商公司,我们可以看到他们在疫情之下诞生了非常巨大的社会价值,这个价值其实远在这个企业的商业价值之上,只是在之前正常的市场运转下,这个价值被掩盖了。

微博独一无二的价值则在这场疫情中得到了更加充分的体现,无论是物资的求助,还是信息的传达,无论是历史的闪光时刻,还是最新的权威信息,都在微博上熠熠生辉,并最终载入了史册。

目前微博还是中国互联网行业唯一的社会化的媒体平台,是热门的发源地,社会舆论的风向标,这些无形的价值一直没有办法在商业上进行体现,但在事实上,对我们的社会影响深远,这才是微博真正的价值所在,是不应该被财报数据所掩盖的关键。

微博的这个价值我认为未来会带来两点非常有利的影响,一方面是微博平台的持续性发展是有社会基础和用户保障的,足够长的发展时间会给微博带来更大的长期价值,有助于影响更多的大V坚持耕耘和更多客户的关注。

微博的社会意义和价值会使得其在社会舆论引导的过程中起到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和单位会选择在微博平台发展,这也会从另一个方面保证微博的长期性。

更为重要的则是,微博粉丝的价值是非常巨大的,信息流平台在这方面确实做得不够好,在算法面前粉丝再多大家也会感到无力,微博的粉丝则给人一种真正的真实感和依赖感,在最热门的私域流量的利用上,还是非常有价值的。总而言之,对于微博的评估维度应该更丰富一些,微博能给我们带来的价值,并非商业那么简单。

随着疫情的过去和社会经济秩序的恢复正常,微博对未来两个季度的业务增长保持了积极的信心,我相信在疫情的考验下大家会更能够深刻的看到平台的价值,对微博未来的发展可以拭目以待。

主营产品:天然气设备价格,天燃气切断阀,天燃气管道生产厂家,液化气工程公司,液化气安装公司